本報記者 洪克非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10月22日06版)
  今年國慶節後,湖南省長沙市望城區市民劉中柱陪著73歲的母親譚得英來望城區人民醫院做透析時得知,血液凈化中心的王祖勝主任已於9月底去世。那一刻,母子倆的心裡感到一股“刺心窩的痛”。
  去年夏天,譚得英第一次走進血液凈化中心治療時,一位中年醫生在門口笑著接過了她的資料,並細心詢問,帶著她去做透析,還仔細叮囑今後生活中的禁忌,最後還告訴她,有問題隨時可以打電話給他。
  從此,每周兩次的透析,譚得英都能感受到那種“細緻的關懷”。可她並不知道,為她奔忙的這位40多歲的血液凈化中心主任此時已身患肝癌近一年。
  2012年下半年,王祖勝做完癌症治療手術後,刀口的線還沒拆,就回到了工作崗位。在生命的最後階段,遭受肝癌折磨的王祖勝,除了幾次短暫的治療,始終堅守在工作一線。
  曾在血液凈化中心治療7年之久的望城區黃金鄉村民張博勇說,王祖勝是“世上最好的醫生”。2011年1月初的一個雨夜,張博勇突然發病,“人都快不行了”,張博勇的兒子撥通王祖勝的電話後,王祖勝讓他趕緊把張博勇送到醫院來。凌晨1點多,當張博勇被送到醫院時,王祖勝已將透析機消好毒。為搶救張博勇,王祖勝只穿著一件單衣守在病房直到早上5點,給張博勇量血壓、研判病情,不時給予安慰。張博勇讓兒子請王祖勝吃夜宵,被王祖勝回絕了。他說:“只要你們能平平安安,就證明我的努力沒有白費。”
  給張博勇治療完之後,離早班還有一段時間,王祖勝又開始為機器消毒,“消完毒就7點了,坐著小眯一會兒上班,上午還有幾個患者”。
  在望城區人民醫院院長彭曉蘭的印象里,自1999年創立血液凈化中心以來,因為工作太忙,王祖勝都沒能回家和年過八旬的父母過年。他治療的病人達1000餘人,完成透析3萬餘人次。有很長一段時間,血液凈化中心只有王祖勝一位醫生,一天工作10多個小時是家常便飯。
  2011年冬天,望城區另外一家醫院的血透設備出現問題,有八九名病人要被分流轉院到臨近的兩家醫院。接了這幾名病人,就可能要加班。醫院副院長張曙林問王祖勝:“要不要領導協調一下?要不要讓患者支付點加班費?”王祖勝的回答是:不需要協調,也不要加班費,自己做就行。
  張曙林說,血液凈化中心的績效在醫院各部門裡是最差的,因為王祖勝總是要求“能不開的藥就不開,能不做的檢查就不做”。
  血液凈化中心護士雍新輝說,離醫院500多米遠的農機廠有一位周姓患者,家屬常有事外出,每次都是王祖勝推著三輪車接送他做透析,“10年裡,王醫生陪著他做了上百次透析,大家都以為他們是親戚”。
  9月27日,年僅50歲的王祖勝離開人世。在彌留之際,他請求把骨灰撒進湘江,“讓我(的骨灰)隨著湘江水漂回自己的家鄉,以彌補這些年對父母的虧欠”。  (原標題:為民醫生人生的最後閃光點)
創作者介紹

鄧麗欣

cb10cboaw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